第二百七十五章 心理折磨

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唐天豪伸出了手,把小丫頭緊緊的摟在懷里,沈冰柔順的靠在他的胸膛上,唐天豪溫柔的替他擦拭著臉龐的淚痕,“大哥沒事,保護你們是大哥的責任,不哭不哭,大哥以后都不去冒險了,以后大哥在家里,好好跟你們過日子,好好陪著我的小乖乖?!?/p>

“恩~!”沈冰輕應了句,貼在他身上,卻是不再說話。

病房里安靜了,很安靜,沒一絲的聲音,這兩人都很享受這難得的溫馨,抱著這溫柔的小丫頭,他心理很甜,很美,他感覺自己很幸運,有這么好的女人陪自己過一輩子,他感覺自己什么都值得了。

“對了,千雪姐呢!”從溫情中清醒過來的唐天豪總覺得少了點什么,姐姐,對就是千雪姐,怎么不見她來看自己的。

“千雪姐姐聽醫生說你沒事就回別墅了,她生氣了,她說你不聽勸,她好生氣?!鄙虮N著小嘴,因為幫唐天豪干了這么危險的事,她也絕對對不起唐千雪,說起她,她小臉蛋上也盡是自責的表情,不過隨即她又說道:“千雪姐姐真的好關心你的,她看到你又傷了,她一個人偷偷的流眼淚的,但是你又不聽話,她就強忍著一個人回了別墅,她說不再理你了,不過```不過```”

“不過什么?”唐天豪趕緊問道。

“不過千雪姐那么在乎你,她不會真不理你的,只是這次她真的氣了,你得好好的哄她,好好的聽她話才行,要不千雪姐一定不會饒了你的?!鄙虮÷暤恼f道。

唐天豪點了點頭,他知道,姐姐是愛之深,責之切,她不舍得不理自己,但是又哪愿意自己再去冒險的,這種疼愛和準備夾在一起,她只能忍這內心的心疼,強烈的要求不理自己了,姐姐那,要怎么辦,還是等傷好了回去再說吧!想到姐姐一個人偷偷流淚的摸樣,唐天豪也心疼,但愿以后別再有什么事情就好了。

而唐千雪一個人在別墅,她的心飽受著折磨,瞧見唐天豪又傷重進醫院,她差點就當場暈了過去,要不是她見慣了風雨,她真得不能接受這刺激。

自己心愛的人一次又一次的為了她進她醫院,她的心很痛,但是她也偷偷決定了,不再見他,省得他再不聽話,她不能在那么寵他,要不,他又不聽話的跑出去,所以知道他沒事了,她心放下了,但同時,她也躲在別墅內,忍著煎熬,也打定主意不理唐天豪了。

雖然知道他是怕她受到傷害,但是她覺得他太鹵莽了,她走過那么多風風雨雨,并且跟領導人那么熟悉,有人想對付她,她可以通過軍方將那些家伙解決,甚至可以通過國際途徑,徹底把問題解決。

這個木頭弟弟,真的讓她心疼,也讓她擔心,在東經他是這樣,在北京他還是這樣,這家伙就不怕危險,容不得任何人想傷害她,她既感動,但是又不想他這樣,她真的不能看著他受傷,不想看到他為她一個人去冒險。

從醫院回來,寶馬車直接開到別墅門口,門口站了不少戴著耳麥的西裝安保,待車子停穩,其中一名安保打開了后座車門,唐天豪與沈冰、葉麗步下車來。

唐天豪走進客廳,環目四顧,客廳還是老樣子,沒有一絲的變化,在這住了許久了,對這的一切的擺設,都熟悉異常。

熟悉的芬芳氣息讓他的心里有了一絲溫馨,唐天豪還是沒有瞧見唐千雪,也不知道她現在在什么地方,但他能感覺唐千雪就在別墅內的某個地方,她一定知道自己到了。

唐天豪心里有點無奈,都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找她,找到姐姐,姐姐又會怎么樣呢?

唐天豪回了房間,二話不說。很舒服地躺到那張令他迷戀的大香床,女人房間特有的香氣在他的鼻間繚繞,很愜意、很享受,躺在床上的唐天豪,眼睛定定的瞧著房頂,床很舒服,但他的神思巳經不在這里,以前他睡這張床的時候不覺得什么,但此時的他又是另外一番感覺。

唐天豪輕輕的嘆了口氣,這姐姐還真下狠心了,不來接自己,也不來看自己,難道姐姐想一輩子讀這樣么?

“想什么呢?怎么表情這么豐富?”耳邊突然響起好聽清脆的聲音,也打斷了唐天豪的思緒。

葉麗的聲音就在耳旁,唐天豪側了側頭,瞥見葉麗就趴在床上,小手支著腦袋,那雙會說話的靈動美眸也不知道觀察他了多久?

葉麗的美眸里還有一絲不滿,這個家伙一進房就躺在床上,把自己這么一個大美女晾在一邊也不管,躺在床上的他表情時陰時睛,時不時的還嘆息那么一聲,神不守舍的樣子連她摸上了床都不知道,她可不干了。

“大混蛋,一定在想哪個美女是吧?”葉麗吐氣若蘭、嬌美的臉蛋湊進了唐天豪身邊,這愛折磨人的小女人,就是故意整唐天豪的。

唐天豪燦燦的笑了笑,嘴里敷衍道:“沒```沒想誰?!?/p>

“信你才怪呢,瞧你傻乎乎的呆樣就知道在想女人?!比~麗皺了皺好看的小鼻子,柔軟的**貼了上去.她有點喜歡他厚實的胸懷。

唐天豪無話可說,跟這小女人爭沒意思,嘴里不說話,身子卻不敢動分毫,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那兩團飽滿。

“嘻````想女人也沒什么不好,反正你女人那么多?!比~麗的美眸里露出了調皮之色,瞧著這大男人,她忒喜歡跟他鬧鬧。

“小女人,你吃醋了?”唐天豪瞧著她,他有點受不了她胸前肉團的擠壓,大美女在懷,他頂不住,瞧著她,眼里有點貪婪之色。

“我就吃醋了,怎么樣呢?”葉麗嘴里嬌膩著,美眸里露出了一絲促狹之色:“大壞蛋,你說帶我回家了,回好好陪我的,你不許說話不算話?!?/p>

“陪你?”唐天豪有點喘不過氣來,她修長的美腿不知道什么時候搭上了自己的腿,差一點點就挨擦著不雅的部位,那里似乎有點不象話,她的姿勢很曖昧。

“對,你自己說的?!比~麗很肯定的回答了句,而她那香甜的氣息已經不到1寸,突然,他感覺到自已的唇有了溫`潤的感覺。

這女人很主動,也很投入,唐天豪沒推開她,她感覺到了他想要了,她已經伸出了她滑膩的丁香,小小的香舌尖撩進了他的唇,她大膽的舉動在逐漸點燃他的熱情,唐天豪下意識的迎了上去,撩住了,兩條滑膩的軟舌瞬間繚繞,炙熱的火也在這一刻爆發,溫柔的濕`吻變成狂熱的糾纏。

葉麗大膽的腰身動作讓唐天豪的**之火越燃越烈,他快要受不了,他好需要,**讓他需要發泄,而這香噴噴的床正好是發泄的地方,美麗的女人,暖昧的身體接觸,狂熱的濕吻,這些已經足夠唐天豪做出下一步的動作,床上這對男女的身體在床上翻側,婆勢有了變化,兩人的唇依然沒有分開。

彼此的手在互相的摸索,兩人的唇在窒息的熱吻**,喘息都很急促,微睜的眼眸都很迷亂,葉麗呢喃的嚶吟撩人心扉,而她柔軟身體不斷的扭動著,刺激著唐天豪的**神經,他的手巳經在迷亂間伸進了她大衣內的溫暖,飽滿、充實`````

双色球去、红球尾走势图 四ill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炒股赚钱吗1001炒股赚钱吗 北京28靠谱吗 快乐10分云南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45 今天的上证指数 江苏快三走势图江苏快3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幸运28开奖网站 广东快乐十分前三走势